麻豆传媒映画网盘影视

10月30日中午11点多,郭陈治和往常一样,蹲在墙角用搅拌机为他照顾的那几位病人打拌流食,因为有几位病人生活不能自理,郭陈治需要用针管给他们喂饭,担心病人进食过快会反胃,郭陈治做每一步都非常小心翼翼,在为病人喂饭之前郭陈治会将饭挤在自己的手肘上试温度,确定不烫后才给病人喂。今年已是他在渭南市临渭区杜桥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的第三个年头。 儿子患病并定为贫困户,辗转多家医院治疗欠下数万元债 郭陈治,今年63岁,老家在蓝田县一个偏远的山村,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搬到了渭南市临渭区阳郭镇胡寨村,在胡寨村一对膝下无儿无女的老夫妇家里住了下来,并任认了这对夫妇做父母。因为和妻子都没有固定收入生活一直很清贫,虽然家里不富裕但一家人也算幸福。郭陈治家里共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最小的儿子到两岁还不怎么说话,也不太会走路,这让郭陈治一家人有些担心。 郭陈治告诉记者,有一天,小儿子郭阳一直哭闹,家人以为孩子肚子疼就带去村上的诊所治疗,打了几天点滴,但症状并没有缓解。之后又去了乡镇医院,按缺钙治疗,医生开了一些药,吃了后孩子疼痛的症状消失了。 等孩子大概到3岁的时候,郭陈治发现小儿子郭阳虽然可以走路但脚踝发肿。没办法,郭陈治又带着孩子到一家治疗跌打损伤的诊所治疗了一段时间。治疗就有缓解,不治疗就复发,郭陈治儿子脚踝的疾病一直反复发作,严重的时候疼痛会由脚踝蔓延到膝盖,甚至没有办法走路。“起初,家里人都没重视孩子的病以为不严重再加上当时家里经济比较紧张,就一直在小诊所和一些私立医院治疗。等孩子到12、13岁的时候,症状最严重时躺在床上不能动,我们这才带去西安的医院做检查。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家里有钱,提早带孩子去大一点的医院做检查,或许孩子现在还能好点,是我们把孩子耽误了,在这一点上我们对孩子有很多愧疚。”郭陈治说。 即便条件艰苦,孩子的病还得继续治。之后,郭陈治又带孩子到西安阎良区一家医院治疗,共治疗了一个月,也就是在这里郭陈治的孩子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因为治疗效果比较好,之后的几年郭陈治便带着孩子一直在这里治疗,在这期间因为孩子一直吃药产生了一些不良的反应,就没再继续治疗。小儿子郭阳的病让本不富裕的家庭变得更加拮据,郭陈治一家也因此被定为村里的贫困户。 还完了所有的欠款 还搬进了移民搬迁小区 后来有人给郭陈治推荐了一名医生,医生给郭陈治的儿子郭阳开了一种药。 “当时那个药剂很管用,在治疗期间,孩子不仅腰直起来了,能上山放羊,还去西安打了过一段时间的工。那段时间孩子很健康,我也很开心,因为这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但后来因为家里实在没钱了,亲戚朋友的钱也借遍了就不得不停止治疗。”郭陈治说。 这些年,郭陈治为给孩子治病向周围的亲戚朋友共借了近7万元。2014年年底,在乡镇卫生院一名医生的建议下郭陈治带着儿子来到渭南市临渭区杜桥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治疗,社区医院领导了解到郭陈治家里条件比较艰苦,只收了前三个疗程的治疗费,一直为其免费治疗到2016年。同年,在当地的脱贫攻坚战中,一些医生、医院参与的健康扶贫,签约包联了像老郭一样的因病致贫的家庭,向其提供了新合疗、大病保险和民政医疗救助。现在,郭陈治的儿子作为专项救治病例,医院还免费为其提供针灸按摩、康复训练。 2017年年底,郭陈治和妻子到临渭区杜桥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郭陈治在六楼疗养中心负责病人的护理工作,妻子负责灶上的一些工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还免费为他们提供吃住。郭陈治高兴地告诉记者,2019年年底,他们把给孩子治病欠的债已经差不多还完,老两口也有了相对稳定的工作,2019年他们一家人也由原来村里的老房子搬进了崭新的移民搬迁小区,已经彻底脱了贫。并且他2019年、2020年连续两年被医院评为“优秀护理工”。 郭陈治说:“现在我和老伴都成为了医院的护理工,这份工作对我们来说来之不易。我们吃住都在医院,这里就像我们的家一样,我会一直干下去。另外我也感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领导给了我这样一份工作,感谢他们对我和我家人的照顾。今年6月我们家已还完所有的欠款,目前也有了近三万元的存款,心里也没有了压力,我现在只想把我的工作做好,照顾好每一个病人。” 华商报实习记者 李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