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成人抖音

Post info:

麻豆传媒映画公司赵佳

“上不去了?”

小狐狸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显露出几分可爱。

突然,她转瞬站了起来,惊呼一声:“上不去?!”

她马上凑上前来,借助着苏玄具现出的画面,轻而易举的看到了此时外界的景象。

果真如苏玄所说的那样,要不是现在有一头龟妖驮着他们,可能现在都要被困在这条地下暗河边缘,谁也走不远。

小狐狸将目光收回,试探着询问:“夫君……上面,有多高呀?”

事实上从坠下的那一刻起,苏玄就有意识的计算过高度距离,可惜伴随着后来那股沉重的压力越来越强大,他自己也在茫然之中失去了计量。

到了现在,他脑海中思索一番,竟根本想不出之前计算的高度,因此略微沉闷了片刻,才低声叹道:“之前本来是计算过一次,但后来迫于威压缘故,我不得不临时中断,可是摔到这里以后,我就什么也记不太清了。”

小狐狸看着他,忽然展颜一笑:“别担心嘛,说不定宝贝都在底下呢,往前走一走,有可能夫君要撞上大机缘了!”

“宝贝在底下?”苏玄微错愕了一下。

转瞬过去,他心目中的那一抹阴霾顿时一扫而光,心情恢复了许多,此时满脸笑意的看着小狐狸,轻声说道:“宝贝在眼前。”

“你……”

慵懒wendy的思恋时光

小狐狸顿时脸红,她哪里会想到,自己说正事的时候,苏玄这家伙居然又来挑惹自己了。

不过还没当她说出什么来,苏玄便听到了外界传来莫震的呼声:“白宫主,有新发现!”

“我出去看看,你如果呆着无聊,便出来与我一起走走。”苏玄在她额前轻轻一吻,旋即将这道神念覆着神魂一起离开了轮回珠。

苏玄一离开,小狐狸马上脸红红的坐在了地上,几分窃喜几分娇羞,没有什么比这种感觉更值得开心了。

她双手捧着脸颊,目光定定的看着外界的苏玄身影,许久未眨。

……

苏玄意识回到了外界,顺着莫震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前面的暗河某处,竟也趴着一个人。

说不清这到底是人还是一具尸体,从龟妖的背上观察着,苏玄也看不出太多的细节。

于是他便站了起来,对着下面龟妖说道:“待会去看看那边的人,看看他是死是活。”

“龟龟,加快点速度,冲鸭——”莫震一挥手,宛若在指挥千军万马,豪情万丈。

他下面的龟妖面无表情,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敢情莫前辈是请了戏精上身,明明是流落在此的倒霉蛋,却偏偏还要装成一个神皇,太悲催了,莫前辈该不会是被摔傻了脑壳,不太灵光了吧?

当然它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真要它去得罪莫前辈跟苏前辈,它现在哪怕有十条命,也不敢轻易去嚯嚯自己。

几乎是转瞬间的工夫,龟妖便加足马力赶到了莫震与苏玄所指的那个位置。

暗河汹涌,水浪随时都会迸溅到龟妖的背后,但苏玄身周皆是灵力运转支撑起的护体灵气,水浪溅上来的刹那间便会被灵气隔绝在外。

“下去看看吧。”

苏玄从龟妖背后一跃而下,避过了暗河的湍急水流,在另一边的边缘站稳,目光便随之落在了那个趴在水边的人影身上。

“白宫主小心,切莫挨得太近,防止有诈。”

莫震说着,自己主动向前走了一步,脚步停在那人旁边,而后垂下了目光。梦生

仅从背影上来看,这人显得较为瘦小,黑发披散,白色衣襟已经在水里浸泡许久,已经呈现出了部分暗黄的颜色。

莫震观察了一阵,最终还是蹲下身来,伸手拍向对方:“醒醒、醒醒、还活着么?”

没有动静。

于是他又将对方翻转过来,试图再以灵气唤醒对方。

“这——”

刚翻过身,莫震几乎是电过一样瞬间松开了手,头皮一阵发麻,情不自禁向后退了退。

苏玄这时也看到了具体情况。

这个浸泡在暗河中的人类,已经死去不知多久了,更可怕的是,经过长时间的浸泡,此人的面部早已扭曲的不成模样,有些地方早已开始溃烂,随着莫震这么一翻转过来,竟有尸虫接二连三的从一些伤口处钻出来……

莫震差点要下意识取出飞符炸了这具尸体,但关键时候苏玄还是拦住了他。

“白宫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留着还做什么,解决掉就走吧?”莫震不解道。

苏玄道:“你仔细观察他的伤口。”

“呃?”

莫震稍稍疑惑了一下,但还是闻言便将视线重新移向了这具尸体的伤口上面。

这一观察,他又有了新的发现。

几个致命伤,部都是剑伤,均匀整齐的伤口,没有一丝偏差,部都落在了致命部位,接连几剑下来,这人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可怕的并不是此人身中的剑伤,也不是他在这里浸泡了多久,真正令苏玄与莫震细思极恐的,则是此人到底是何时又是在何地被人所杀。

又是怎样……被人丢弃到了这里。

“难道跟我们一样,是从上面坠落下来的?”莫震一阵猜疑。

苏玄抬起头来,目光望向上方,他也猜测不定这人具体的遇险原因。

莫震又低声说道:“不应该是最近死的,否则不会浸泡成这幅模样,可若是很久之前……那就说明这个秘境里已经有人率先闯入,或者说,这里有人提前霸占了?”

苏玄沉默,他也想过这个可能,以莫府老祖在中域南部的实力,假如就连他都没能发现那个提前霸占此处秘境之人的话,那这个人……

到底该有多可怕?

苏玄突然觉得,这一趟秘境之行,最危险的存在并不一定是魔界的人,说不定,真正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会是这个隐藏于秘境深处的神秘存在。

两人从此地离开,重新回到了龟妖背上。

“龟龟,你一直晃个什么,坐都要坐不稳了……”莫震疑惑道。

龟妖连看都不愿再看那边的尸体一眼,立即以平生最快速度,疯狂向前爬去。

待到苏玄二人反应过来以后,才有了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按理说,这龟妖应该算是诞生自这片暗河附近的生灵了,可它既看不到任何霸者威势,偏偏又对一具尸体如此惧怕,果然是……

“龟龟,这条暗河到底还有多长,这么久了还没爬到尽头吗?”莫震有些无聊了,又问道。

龟妖悻悻道:“小的这也是第一次苏醒,究竟有多长,小的也不知道哇。”

刚说完,他们便看到前面不远处,又出现了一个人影。